2020年中經濟論壇杭州成功舉辦,聚焦未來發展趨勢
2020-08-31 11:13:03 來源:中國財經周刊
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經濟一度停擺,美股歷史罕見熔斷,美國不斷“退群”并四處圍堵中國、打壓中國企業……

8月28日、29日兩天,由890新商學|吳曉波頻道主辦的以“半程2020 風往哪里吹”為主題的2020年中經濟論壇在杭州黃龍飯店舉行,吸引了近900名聽眾到場。吳曉波、金燦榮、姚洋、李大霄、尹卓、劉德科、陸昊、趙承佑、韓偉、馬丁等國內知名學者專家、企業家一一到場,和大家分享了各自的精彩觀點。

活動主辦方890新商學|吳曉波頻道創始人、財經作家吳曉波以《在正確的戰場上,打最艱難的一仗》為題給在座學員分享了自己的想法。

吳曉波表示展望今年下半年的形勢,需要用更遼闊的視野看待產業,看待國家,看待這個時代。第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個正確的戰場,第二,即便是一個最正確的戰場,在今年也很難風和日麗,走到哪一步,都需要打非常艱難的仗。這一仗怎么打?可能需要很多新的工具,需要很多新的勇氣。

中國經濟不會翻車

從大的方面來看,未來看得見的3-5年內,中國經濟大概率是不會翻車的。因為在過去的40多年來,中國非常幸運地趕上了三輛車。

第一,我們趕上了工業革命的“末班車”。1978年改革開放,中國趕上了發達國家完成工業化之后的產業轉移,承接了所有的產業制造能力。1978年中國是一個短缺經濟的國家,1998年中國媒體上突然出現了一個詞叫“產能過剩”,我們用20年時間完成了整個制造業產能的進口替代。

第二,1998年出現“產能過剩”四個字的時候,中國出現了一個新的行業,叫做互聯網產業。今年是百度創業20年,去年是阿里創建20年,前年是騰訊成立20年,中國互聯網這批公司已經20年了。它們趕上了互聯網革命的“頭班車”。

互聯網的前十年是PC互聯網時代,后十年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前十年中國完全是拷貝模式,我們的搜索、新聞門戶、即時通訊工具,都是從國外學來的。但是最近這十年的移動互聯網,全世界拷貝中國。中國所有的移動互聯網商業模式,都是中國人再造的,中國可以說是被互聯網改變得最為徹底的國家。

第三,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商業模式創新這個紅利已經吃完了,所以今天有第三輛車叫產業智能化革命,叫“未來列車”。幾乎所有的產業都跟智能化相關。

吳曉波表示,有疫情,我們在這個“列車”上,沒有疫情,我們也在這個“列車”上。中國承接了發達國家的產業末班車,是全球化的過程;我們搞互聯網革命,引進硅谷的技術,也是全球化的過程;我們坐上產業智能化的未來列車,還是全球化的過程。

無論是單循環、雙循環、外循環、內循環,中國經濟要走到未來,一定要更加勇敢地去擁抱全球化。整個發展過程,中國就是全球化最大的獲益者。

今天問題在于新冠肺炎把原定的節奏徹底打亂了。

2020年的問題是三危疊加,第一個危機是新冠肺炎,影響了中國全球化的過程;第三個危機是產業“三班車”轉型升級的周期性挑戰,節奏被疫情和貿易變化徹底打亂了。

但這些都是外部因素,整個經濟基本面沒有發生變化。

六大變化

疫情改變和加速的中國,發生了以下新的變化。

1、中美關系

中美關系應該是今年發生的最大變化。中美關系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視人家為對手和敵人。什么叫對手?我很尊重你,保持競合關系,競爭、合作,共同做大。什么叫敵人?你死我活。殺敵一千,可以自損八百,沒有關系。

今年美國打我們的5G,打我們的人工智能,打我們的社交網絡。1970、1980年代美國人打日本人的半導體和汽車。當年美國對日本也是下手很狠的,發動了14次“301”調查。今天他們對中國人干過的事,當年對日本人都一一干過。

中國對美國來講是一個特別陌生的國家,但中美今天的方向決定了很多未來。尼爾·弗格森這段話是2009年,基辛格這段話是2011年。所以并不是因為特朗普當了總統,中美才走到今天。中美之間的緊張和對峙,應該是中國經濟發展至今的一個大概率事件。接下來的事情是未來這兩個國家怎么更看清楚自己,這也是疫情之后,每個人都面臨的一個重大變化。

2、新保守主義時代

吳曉波認為下一個中國會是“新保守主義的時代”,在所有哲學里,只有保守主義是沒有教材的,甚至什么是保守主義本身都有重大爭議。一個基本的特點,它尊重傳統,尊重倫理,尊重道德,遵守秩序,這就是所謂的保守主義。

他覺得在未來的中國會出現三個情況:第一、對理性與秩序的尊重大于冒險、破壞和激進。一個野蠻生長的時代在2020年真的結束了。第二、以野蠻生長為特點的“創業大航海時代”悄然結束了。中國雖然還有無數的創業空間。但是創業的門檻在提高,專業能力在提高,創業在短期內獲得爆發的時代結束了。中國創業已經進入到另外一個時期,回到產品層面,回到了技術層面。

3. 逆全球化背景下民粹意識開始復蘇

民粹意識的復蘇有兩個特點,一是更加愛國了。今天中國所有活著的人里最愛國的是90后00后,最崇洋媚外是60后和70后?,F在那么多國貨產品為什么能賣得好,就是因為熱愛自己的文化,愛國主義激情高昂。而它的負面是會極端化,覺得自己什么都好。

這三條沒有什么對錯,也沒有什么好壞,無非意味著一個時代的邏輯和評判標準發生了變化。但是這三件事情都給我們帶來了很多新的挑戰和機會。

任何一個大型經濟體,在它的經濟發展過程中由激進時代、革命時代進入到保守主義時代,是一個必然的過程。中國接下來所有的好奇在于,我們到底用什么樣的方式,能夠讓這個國家走出新保守主義?還是說在未來很長一段時間里,我們會繼續走在新保守主義時代?這在今天是一個巨大的懸念。

產業互聯網

今年2月份至今,很多人手機上都新增了很多App,每一個新增的App都是有理由的。這兩天來到杭州的人,肯定都會增加企業數字化的App,比如企業微信。

2019年12月,企業微信跟微信打通。打通之后一個月,武漢疫情暴發。疫情暴發以后,人們都“失聯”了,老板惦記員工,員工惦記老板,大家都惦記著客戶。移動互聯網的能力開始發揮出來,不斷地迭代。

它的迭代邏輯涵蓋所有應用場景,獲客、運營、線上線下打通、沉淀用戶數據、買單、交付、收款。一個人在微信系統內,一個企業在企業微信系統內,企業微信和微信打通后產生的實際使用場景不斷迭代。

企業微信的發展也是被疫情推動的結果。因為消費者需求的呼喚,試錯迭代。如果沒有這次疫情的話,這些企業數字化軟件在中國市場不會有大規模爆發式的成長和應用。

得疫情期間西貝董事長賈國龍表示門店開不了張,2萬多員工待業,賬上現金撐不過三個月。這是當時所有線下行業巨大的苦惱。

這個情況迫使消費者關系重建。疫情期間西貝線上業務占比達到80%,某種意義上來說,如果沒有線上的80%,這個企業就活不到今天了,是移動互聯網的工具幫助一家瀕臨死亡的線下連鎖企業,度過了最艱難的時刻。當疫情結束之后,這部分用戶最大的價值仍然存在。

通過企業服務軟件的變化,吳曉波覺得今年中國移動商業世界發生了三個特別重要的事情:

1. 流量合一:原來微信叫社交流量,淘寶、京東叫電商流量,還有一些私域流量,叫做服務流量。今天,社交流量、電商流量、服務流量開始合一了。

2. 流量越來越貴了,流量思維轉向留量思維。

3. 客戶關系成為了企業最重要的數字資產。今天所有做消費品的人,無論是做虛擬產品的,還是做實物型銷售產品的,獲客成本、客單價、復購率都成為了產品銷售最重要的三個數據。

直播經濟成新零售最真實的試驗場

去年全中國互聯網電商銷售總額是0.6萬億,去年直播產業銷售額是3000億,今年應該在1萬億,明年2.5萬億。1萬億,意味著占到電商銷售總額的10%,明年就是25%,這是一個非常巨大的數據,一次所有電商平臺最高效率的變現邏輯。電商流量、社交流量、搜索流量,都合一了。

疫情又將這個行業加速推動,今年年初的時候,全國每天的直播量在5萬左右,到6月份是20萬,現在應該不止,到年底大概在50萬左右。上游的供應鏈、下游的商品和直播現場勾連,加在一起,到2021年將解決2000萬到2500萬就業人口,直播會成為中國年輕人自主創業和消化新增就業人口的一個最好路徑。

舉例來說,慕思是一家中國寢具企業,他們投了3億元,建了一個人工智能的寢具工廠。但是今年3月,全國4800多家連鎖店開不了張。這個情況下,慕思總裁姚吉慶打算搞直播。3月,首場直播通過把潛在的消費者用一次在線狂歡打折的方式聚攏在一起。 獲得了600多萬在線直播,1億多人次觸達,賣了15萬+的訂單的好成績。3月份的銷售額居然超過了去年同期,5-7月份,增長了50%。

截至三周,在中國所有的直播銷售額中,企業通過私域流量運營所產生的GMV,已經超過平臺流量模式的GMV。在未來,可能直播會變成賣貨的標配。

疫情重塑國民的健康和財富意識

一個社會進入到新保守主義時代。新保守主義時代最大的特點是越來越“怕死”。

這次疫情,大家越來越怕死,越來越注重秩序,所以帶動了很多新產品的快速增長,一是環保健康產品,二是基金理財產品,三是親子教育產品。這說明整個社會進入到一個穩定時期,中國的新中產開始回歸產品本身,變得越來越理性、重傳統、重道德、重秩序,這些成為下一個中國的主流階層最核心的價值觀。此次疫情無非把這個過程變得更加激進。

這時候你只要能做一個好產品,交給市場,市場自己、產品自己就會講話,因為人成為了所有營銷的終極節點,我喝得好了、吃得好了就會告訴大家。

1980年代開始,中國瓶裝水市場興起。但很多人仍然分清飲用水、純凈水、礦泉水。因為中國的瓶裝水市場,早年把純凈水的概念講得跟優質礦泉水一樣,然后打價格戰,把行業做爛了。

但當中國的新中產愿意為美好生活買單的時候,當飲用水、純凈水、礦泉水的邏輯講清楚以后,當大眾愿意為自己的身體負責的時候,很多人就會去思考:我是喝什么水好?

過去這幾年,這些高端瓶裝水會高速增長,并不是因為它們做對了什么事情,而是整個中國的消費者市場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好的產品就有好的機會。所以我們看到像巴部農這樣的企業,持續提供著優質產品。

在未來,中國的消費品市場會越來越有機會。

中國進入超級城市總決賽的時刻

每個月,國家統計局都會公布一個數據,70個大中城市房價變動情況。在很長時間里你會發覺,這70個城市的房價是同頻共振的,要漲一起漲,要跌一起跌。這是典型的城市化前期的表現,大量的人口涌到城市里面來,房價根據調控政策的波動同頻共振。

到今天這個時候,中國70個大中城市的房價變動出現了明顯的分化,同頻共振的時代徹底結束了。中國每年有近1800萬的城市新人口去了有年輕產業的地方,有年輕心態政府的地方,有年輕的熱錢的地方,這些城市未來會成為中國經濟的鋼梁和支柱。這些城市,未來的產業發展和城市的重新定位,將決定中國城市經濟的未來。

所以,每個城市都在尋找機會,都在重新尋找自己的戰略定位。定位就決定了這個城市的未來,以及周邊地區的未來,以及每一個去那里的年輕創業者的未來。這就是國家經濟的未來。

除了吳曉波以外,企業微信高級行業總監陸昊在“商業未來”板塊也發表了自己的觀點。

陸昊表示在過去的十年是中國移動互聯網高速發展的十年。在中國移動互聯網發展的這十年當中出現一個詞叫流量,然后帶來很多的衍生詞匯,比如說流量經濟、流量變現。今天流量這個詞還存在,不過我們觀察到下一個十年,可能會有新的事情出現。就是「留」會變成留下來的留,而不是流水的水。

疫情沖擊下,沒有完成數字化變革的企業,會遇到一些困擾,有三大焦慮:1. 消費者不見了,線下業務怎么開展?2. 直播很火,但是你通過直播賺到錢了嗎?3. 用各種各樣的方式引流,之后怎么辦?用什么樣的解決方案和工具管理起來?

在疫情之后,大家意識到了數字化的重要性,它是脆弱世界的承重墻。大家也發現,企業數字化如果只做內部辦公,就只做了一半。從獲客到運營轉化,再到復購,這是一個全流程。所以,在未來,關于企業數字化客戶關系是基礎,服務力提升是關鍵。

企業微信的目的就是能更好觸達和影響還有服務消費者。第一,企業微信的好友的總數是沒有上限的,單個ID是2萬人,整個企業沒上限。第二個是企業微信加的好友,將成為公司的資產,員工離職,企業可以留存下來。第三個是企業微信作為一個官方的工具,我的運營功能,接口的開放度,會比微信要更多。第四個是數據安全可信賴。

企業需要用數字化的方式去連接顧客,這是一種外部適應性,也是一種不可逆的變化。未來,一部手機就可以變成一個門店,這是一個新的黃金時代。

此外,8月29日下午,年中經濟論壇還圍繞“健康消費新生態”開展了圓桌活動。圓桌嘉賓包括克麗緹娜集團兼巴部農品牌CEO趙承佑、樂刻運動創始人兼CEO韓偉、企鵝杏仁集團總裁馬丁。

關于中國健康行業的新的趨勢和布局,趙承佑覺得未來人們的健康意識會越來越高,對健康的需求,也從“哪里不舒服去哪兒看病”的治療性需求行為,慢慢往增強身體健康,免疫力的“預防醫學”行為趨勢上增加。

而巴布農在大健康板塊上,包括在抗衰老中心布局上,也是希望可以為健康意識越來越強的人們提供服務。因此,他們也加快展開了巴部農的業務,把臺灣發現的這么好的水源帶給消費者,讓他們安心享受健康、高品質的水。

而馬丁認為他們的使命,就是用高科技提供高品質的服務。但這不是說“高端醫療”,因為最終的夢想是解決老百姓的問題,這就是為什么他們在做三件事情:一是希望能建立中國最大的非公立體系,為了補充公立服務的不足和緊缺;二是在每個城市實現一個完整的生態圈,我們現在已經有50多個醫療機構和龐大的線上服務,希望可以復制到全國;三是回到家庭醫生,希望能給每一戶家庭提供可信任的醫生。

而就“會員經濟”方面,韓偉認為“會員經濟”背后實際上是會員權益。能夠給會員提供會員權益,它才是有價值的。這背后的邏輯是中國從“消費互聯網年代”轉型到“產業互聯網年代”,如果像原先一樣只在空中建立一個平臺,集合成千上萬或者幾億用戶,但沒有真實的留存和轉化,既不能為企業創造價值,也無法給會員帶來權益,只是一個泡沫余溫的產物。我覺得如果未來“會員經濟”會爆發的話,一定是真正具有會員權益的,可以爆發起來。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